联系方式

哈罗公学进:新贵尚待养成

 

周泽(化名)的小儿子12岁生日那天,全家特意去了一趟北京哈罗学校,想申请两三年后就读哈罗的中学部。

妻子就职于一家著名咨询公司,落的是美籍,儿子也生在美国,自己的红木家具生意做得很有规模。儿子一直在一所私立学校读书,外教老师的评语是“出类拔萃”。在德国就读公立学校,勤工俭学出来的周泽心里开始长草,希望孩子能接受真正的绅士教育,“圆自己没圆的梦”。

就开在家门口的学校,又可以让孩子接受正统的西方精英教育,为什么不试试呢?周泽的朋友圈子里有一个普遍认知:基础教育在英国,职业教育在美国。为了让下一代有更好的未来,很多朋友瞄准了学费昂贵的学校,尤其是代表基础教育顶端的英式贵族学校。

近十年来,哈罗在已经落成了四所学校,香港、北京、成都,以及将在2015年开学的上海哈罗。此前,周泽还特意去了一趟香港哈罗,传闻香港哈罗更具有伦敦母校的气质,但在和《》记者的聊天中,他表示,香港经济在走下坡路,“大环境也有点乱”,把孩子放在北京哈罗学校更放心。

据周泽了解,20132014 年,北京哈罗学费为:初中(7 至 9 年级)为 216900 元人民币,高中(10 至 11 年级)为 227400 元人民币,12 至 13 年级为 242100 元人民币。在英国母校,每年的学费、住宿费、材料费等等,加起来也需要 33285 英镑。加上国籍限制,如此高的入学门槛,挡不住周泽和他的朋友们“望子成龙”之心。

英式公学哈罗的软实力

2014年初秋,北京哈罗学校迎来了新的学年。

和他们建立在山上、作为《哈利·波特》中霍格沃斯学校取景地的伦敦母校不同,北京哈罗看上去现代化很多。北京哈罗学校公关部总监Jirik女士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哈罗学校的建筑,旨在反映它所在的语言环境。”

北京分校却看不出太多本土化的痕迹。这里依然有浓郁的哈罗传统,男女学生们身穿有雄狮标志的蓝色哈罗校服,重大节日会戴上传统草帽。这里主要招收外籍学生,也能见到很多标准的脸。学生将在这里学习英国的ALevel课程,感受哈罗全寄宿制度下形成的著名的“舍监关怀”传统,并接受哈罗全球各地分校或英国名校教员的授课。英国母校会定期派人前来视察。优越的硬件条件,让周泽不禁羡慕地想象着儿子两年后出现在其中的样子。

因为一位特殊的华人学生——薄瓜瓜,哈罗公学才真正进入普通人的视。在英国,它已有440多年的辉煌历史。名为公学,提供的是优质私人教育。这里除了曾培育出英国前首相丘吉尔、英国大诗人拜伦等本土名人外,还是约旦前国王侯赛因、印度前总理尼赫鲁等名人的母校。

在中产阶级和新贵阶层眼中,就读于哈罗学校的好处,不仅仅是因为母校显赫的声名和优质的人脉圈。长期在美国从事学校教育的林杰用“软实力”一词做了概括。5到18岁非常关键,权富们不希望孩子在的教育体制下成为应试机器。林杰告诉《》:“自信,乐观,团队精神,视,外国语和独立思考能力,都能代表软实力”。

在英式公学略带沉闷的气质中,一项活泼的软实力在于悠久的体育传统。在英国,奥运奖牌得主一半来自于私立学校,他们比任何公立学校都注重对身体的训练——哈罗最独特的运动是哈罗足球,大多数历史学家认为,壁球最早也起源于哈罗公学。而2008年奥运会马术三项赛骑手——华天,来自另一所著名的私立公学——伊顿公学。对于诗歌和音乐的推崇也是哈罗软实力之一,因此诞生了诗人拜伦和无数优美的哈罗校歌,传统的哈罗校歌大多编写于1870年代,最著名的一首是《四十年来》。

尽管在一些文化批判学者眼中,哈罗公学等老牌私立公学在世界各地建立分校,是经济日薄西山的大英帝国文化上苟延残喘的输出。哈罗学校也无法完全复制母校骨子里的贵族传统。而在哈罗精神中,“以非贵族的方式磨砺贵族”,还是得到了世界范围的认可。不说哈里王子也睡硬板床受体罚的轶事,周泽朋友的孩子就读于哈罗学校,“睡懒觉、挑食、不动手这些毛病,不出一年就改了。”因此,全世界的权贵富贾们,提前58年申请进入伦敦母校很正常,有的在孩子还未出生时就开始申请。

公关总监Jirik则在邮件中骄傲地向记者宣称,哈罗的办学精神“旨在领导一个更好的世界”。她还特意注明:“体罚不是哈罗学校的传统。”

新圈地运动和看不见的手

业内观察者发现,近十年内,由于生源萎缩,英国著名的老牌公学纷纷开始海外扩张,这被清华附中部的马成调侃为“新一轮圈地圈钱。”

一方面,生源较好、市场巨大的亚洲成为他们的重要目标。亚洲的新加坡、曼谷、韩国,的北上广地区,都成为建校地点。

2008年的奥运会震惊了英国,2009年,中文被列入英国中学教育正规课程。哈罗、伊顿也早有了自己的中文教师。哈罗公学不是第一家落地的英国名校。十年前,英国知名私立院校德威士学院就在上海成立分校,后来在北京、苏州建校。惠灵顿公学则在 2011 年和 2013 年在天津和北京开设分校。

马成向记者介绍,在繁华的北上广地区,学校早在30年前就已经出现,北京的顺义学校、上海美国人学校、广州美国人学校等,拿的执照是外籍人员子女办学资格。分别在1987年和1995年出台《关于外国驻使馆开办使馆人员子女学校的暂行规定》、《关于开办外籍人员子女学校的暂行管理办法》对这一类学校进行了规制。而哈罗、惠灵顿等海外学校,作为近十年的新兴事物,并没有百分百复制母校的机制,而是采取特许经营、合作办学的方式,政府出地,地产商融资,母校对分校有独立办学权和人事任免权,招收一部分本地学生和本地老师。相互妥协的结果是存在默许利润的灰色空间。

香港教育局2012年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到2016年,香港对学校小学入学名额的需求将达到29281个,较2011年增加23%,供应缺口达到为4203个。2013年一组报道表明,在香港学校市场上,为了获取能够提高子女入学机会的“资本证明”,哈罗香港面值300万港元的资本证价格,已炒至接近600万元,仍然供不应求。

另一方面,改革开放30年以来,的中产和权富阶层的视和教育观念正在改变。一些富起来的普通百姓也向往更优质的教育,这也为“哈罗”们提供了市场。90年代初期的私立贵族学校在人们的印象中是“可能被高考淘汰的富二代留学集中营”,而今,以哈罗、惠灵顿等为代表的“贵族学校”则有可能培育出一些真正的“富二代”精英。富人的孩子们不再单纯攀比、炫富。林杰对于形势的理解是,在保证教育公平为主的大方向下,教育多样性正在呈现,“过去,富人的孩子们也没有太多教育的选择,必须接受高考的统一筛选。而今,他们可以选择更适合他们的成长方式。”

著有《我在美国当老师》一书、在美国两所私立寄宿学校任教过的林杰接触过来自20个国家的学生,像家长这样热衷英式教育的并不多见。他认为,英式传统教育和传统教育有十分相似之处,重视品格和教养的养成,这是一些富人选择英式基础教育的原因。而高中或大学阶段,则被送往更符合现代教育制度要求的美国读大学。哈罗、伊顿等老牌英国公学,也以自己往耶鲁大学和哈佛大学输送的高水准学生为荣。

除去市场洗牌、观念诱因,教育政策这只看不见的手也在悄悄起着作用。教育频道主编彭昆告诉本刊,由于上海今年出台相关政策,不让公办学校的班进行高收费,于是一部分生源流向私立学校。而今年北京异地高考政策对非京籍生源的限制,使不少家长也转向私立和学校。对于哈罗们来说,这无疑也是一次机会。

教育分层化与未养成的新贵

因为选择多样化和多方面复杂原因,在北京的教育圈子里,哈罗学校的影响力和市场份额还要排在顺义学校之后。据业内人士透露,在香港,马化腾和马云等互联网贵族的孩子则就读于汉基学校,前特首董建华的孙女就读于弘历书院,他们都没有选择哈罗。马成说,“以前上流阶层的孩子就读于景山学校,现在读四中的也有,读学校的也有。”

由于人口政策,中小学生生源减少,加上一些著名的公立学校如北京四中、101中学也纷纷开设班和留学预备班,这对进入的哈罗形成了竞争冲击。按Jirik的话来说,他们培养的学生一样要面对一个未来日渐复杂的世界。

这并不影响哈罗和惠灵顿等学校仍具有极高的入学门槛,Jirik没有直接对此作回应,而是表示“哈罗是开放给所有具备进入哈罗资格的人的”,但周泽向记者承认,自己送孩子去贵族学校的另一个心理是,希望可以远离公立学校农民工的孩子、做不完的作业和畸形的体罚制度。一些朋友则希望自己即将成年的女儿能在那里找到合适的恋爱对象。“这很矛盾,一方面希望它能接的地气,一方面教育资源太有限,我就一个儿子啊。”

周泽的心理是一部分“60后”和“70后”“先富起来的”家长的心理,形成于30年来复杂的变迁中。此前一度热播的电视秀《爸爸去哪儿》,其后被媒体披露了参与的明星家庭子女就读的私立学校情况。巨额学费使得一时间内人们都在问,自己读公立学校尚且需要巨额学区房投资的孩子是否注定输在起跑线上。

贫富差距拉大导致的教育分层化,还没到盖棺定论的时候,马成认为,公立教育理应重视公平问题,国家会把更多的支持给予基础教育,扶持农民工学校和山区贫困学校等;另一方面,制度设计中不能解决的小众精英教育部分,市场会选择给私立和学校机会。

不可否认,学校提供的教育很可能会带来攀比、炫富、脱离实际等隐患。在林杰看来,相当数量的“小贵族们”并没有被适时培养成新贵,人们对于新贵的理解仍然还在权力、财富和阶层的限制中。

“我在美国15年,你问我什么样的人才称得上新贵,我觉得是德才兼备,中西方文化融合,并高度认同自己本国文化的人才算新贵,这和钱、出身没有关系”。林杰以著名作家林语堂为例,表示,自己认同的新贵存在于20世纪初的民国。“相比20世纪90年代看重金钱、权力,现在的家长更看重能力,这是一个进步。但是目前不可能有民国时的贵族出现,接地气是需要非常大的内在自信的。”他说。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老师赵萍则对本刊表示,对以哈罗学校为代表的学校私立学校的出现,利弊判断不是最重要的,而是需要反思什么样的教育是好的教育?教育应该培养什么样的人才?哈罗们的出现,现阶段,对于公立学校和教育体系是一个提示,“反思应如何提高整个教育体系,特别是公立学校的教育质量,提升学生的学习体验,培养适应21世纪的人才”。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上一篇:小岛惊魂快播肯尼亚总统选举落下帷幕 至少11人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