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大陆或将继续降准降息

 

4月的第三个周末,对于内地大多数投资者来说,很难有放假的心情。

证监会在4月17日(周五)对融资融券业务提出了七项要求,包括券商做两融业务不得开展场外配资、伞形信托等活动。这被市场解读为有意鼓励卖空,打压股市,致使恐慌情绪蔓延。随即在新加坡交易的新华富时A50指数闻风直线下挫,收盘暴跌6%。第二天,证监会不得不出面澄清这“纯属误读”。

周日,央行大手笔推出“普降+定降”政策组合拳,下调各类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并针对性地实施定向降准。虽然在此前,降准已是市场普遍预期,但1%的幅度,仍然大大出乎意料。

据《》记者统计,上一次央行降准1%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此后降准幅度均为0.5%。市场预期,此次降准,将释放1.2万亿元的流动性。更有乐观估计,央行此举实际释放基础货币规模约1.66万亿元,相当于全面降准1.33%。按照现行4.1的货币乘数计算,增加的M2(广义货币)上限在6.82万亿元左右。

市场情绪转忧为喜。但4月20日(周一)的股市并未如想象乐观,盘中大幅震荡,尾盘跳水。截至周一收盘,上证综指下跌70.22点,跌幅为1.64%,创一个半月最大单日跌幅;深证成指下跌277.7点,跌幅为1.96%。然而两市却放出天量成交。根据上交所FAST行情显示,截至收盘,沪市成交达1.1476万亿元,创出历史新高;深市成交6550亿元,两市成交金额合计达1.8026万亿元。

意料中的意外

市场对降准早有预期,分析人士普遍认为,此次央行降准的时间窗口是为了对冲周五证监会的利空因素。此前,央行多次通过在公开市场下调逆回购中标利率的方式来引导货币市场利率下行,逆回购利率已从年初的3.85%降至3.35%。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一季度GDP为140667亿元,同比增长7.0%,增速比上季度回落0.3个百分点,是2009年第一季度以来最低。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投资、消费、出口均难言乐观。一季度,进出口总额同比下降1.0%,其中出口下降3.4%。工业生产增速回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放缓,固定资产投资也出现疲软。

宏观经济数据仅仅是一方面。分析人士认为,促使此次央行大手笔降准的原因来自于外汇占款。

由于人民币是非自由兑换货币,外资引入后需兑换成人民币才能进入流通使用,国家为了外资换汇要投入大量的资金,需要国家用本国货币购买外汇,因此增加了“货币供给”,从而形成了外汇占款。外汇储备作为一种金融资产,它的增加无异于投放基础货币。外汇储备增加越多,人民币的发放增长越快。

但是自2014年4月份开始外汇占款已负增长。今年一季度,外汇占款减少2521亿元,同比少增1.04万亿元。也是受到外汇占款大幅减少因素的影响,一季度末,M2同比增长11.6%,也未达全年12%的调控目标值。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称,从资金成本的角度,目前银行新增存款的资金成本均在5.2%左右,缴纳高额存款准备金后,成本已接近6%,导致信贷成本超过工业企业5%左右的利润率。

早在去年年底,金融机构对2015年货币政策的展望中,多次降准和降息就几乎没有悬念。但是,监管层本次动作则有些出乎意料。

2014年底,中金公司发布2015年宏观经济专题报告中预测,2015年货币政策放松空间加大,预计央行将全面降准4次并降息两次。但是今年一季度过后,中金称,多组利率数据共同说明:一季度实体经济融资成本回落不明显,央行需进一步放松货币政策。除了一次基准利率对称下调25基点(0.25%),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下调次数已调整为6次。

就在央行此次降准前几天,摩根大通称,3月进出口双双大降,贸易顺差亦创一年最差水平,预计方面会进一步宽松来改善这一状况,将在4月降准,6月降息。但摩根大通预计降准的幅度为25个基点,显然没有预计到央行此番的大动作。

彭博社评论,“降准的幅度比市场预期的要大得多,银行流动性将非常充裕,”澳新银行集团驻香港的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刚表示,“这也会给已经炙热的股市添柴加火。”周末的降准不光使央行自身的货币政策更为宽松,也令其政策更为贴近正在与超低通胀斗争的全球近30家其他央行。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还在与资本外流和市场减速抗衡,后者威胁到了实现其城镇化目标的就业机会。

会有更多降准降息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放水”仍将继续。

在经济下行压力继续增大的趋势下,财政收入延续了低增长的态势,地方财政收入增势大幅减缓,有的甚至出现负增长。

财政部数据显示,3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0691亿元,比上年同月增长5.8%;扣除部分政府性基金转列一般公共预算影响,同口径增长4.2%,增幅比12月(1.7%)有所回升,但总体仍延续低增长态势。而一季度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长2.4%,其中税收仅仅增长1.2%,也被业内称为是金融危机以来最低增速。

早在年初,德意志银行就发布特别研究报告预言,财政收入下降将是2015年宏观经济需面对的最大挑战,而财政收入增速下降的主要原因正是土地出让金收入的下滑。

土地出让金收入是广义口径的政府财政收入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占全国收入23%、地方收入35%,是很多地方政府,尤其是三、四线城市的地方政府推动基础设施建设投资的重要资金来源。以江苏省为例,其一线城市只有15%的出让土地卖给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但到了二、三线城市,这一比例就分别攀升到60%、70%。根据德意志银行判断,全约有50%的城市将出现财政收入负增长,全年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可能下降2%。

地产市场萎靡不振、地方政府债务、传统行业持续低迷等诸多因素,是摆在不少地方政府面前的难题,也让部分地区的地方财政捉襟见肘。辽宁省财政厅数据显示,12月,辽宁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只有453.5亿元,同比减少98.6亿元,下降幅度高达17.9%。在目前已经公布数据的地区中,财政收入增速为个位数的超过一半。

由于经济和产业下行压力加大,一些地方的经济活动也开始出现收缩。有陆媒报道,河北、山西、内蒙古等多地的大多数矿山企业已停产或面临停产,矿山企业代表自曝“产1吨矿最多亏300元”。

面对压力,更多的货币政策被期待加码。

按照央行高层在公开场合的表态,“我们的存款准备金率也有空间,我们的利率也没到零”,引发了市场对未来央行仍将多次降准的猜测,甚至多数分析称,降息也在不远处等候。

近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到国家开发银行和工商银行考察并主持召开座谈会时称,当前,世界经济复苏不确定性增多,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区间,但下行压力加大,金融调控要服从和服务于经济发展大局,在经济新常态下要有新举措,稳健货币政策要灵活有效,加大定向调控和结构性改革力度,在搭配组合运用好现有货币政策工具的同时,根据需要创新推出针对性强的金融措施,与财政政策、产业政策等相互配合,为稳增长、调结构提供支撑。

不过,大陆知名经济学家吴敬琏随后撰文称,在实体经济疲弱时,政府不能依赖货币政策,而要用财政政策,这是因为无论发行多少货币都不会到实体经济中去。次贷危机后,美国政府采取大量注资GE公司的财政政策,使其快速重组,并改善经营状况,最后政府资金退出时还实现了盈利。美政府救市的同时还去了杠杆,值得好好研究。

相关的主题文章:
上一篇:谢锋特派员呼吁中外企业家紧紧抓住新时代发展     下一篇:没有了